Energy Bar

我体内有两根能量池。
Socialise Bar 的限额是半天。
一旦逾越了原定的限额,我脸部就会开始僵硬,笑容极为勉强。
更显著的特征是,眼神开始散漫,
旁边的人都会问:”Samantha, 你很累噢?”
Positive Bar 的限额不定。
偶尔一个星期,一个月,甚至三个月都不会用完。
当Positive Bar的电力少于10%,
这个时候我开始需要找人陪聊聊。
通常这个角色都是周饼干或是肥仔。
有感今晚Positive Bar的能量快被消耗了。
只是人肉充电器很早就睡觉了。
看来我只好利用最天然的充电器,
睡一场好眠吧。

You may also lik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