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歲

 

這是一首近期愛播的歌。淡淡的,幽幽的,不自覺想起Toy Story 2。

我回來了,不知道這個空間還有沒有人在看。但是這是我剩下的僅有空間喃喃自語,好幾次好想發表文章,可是情緒過了之後,想吐出的文字便消失滅跡。今天我好想寫些什麼,除了是因為早上和媽媽吵架之外,也是這幾個月累積的情緒開始得不到抒發。

 

——————

 

今年有好幾次在公司崩潰過,當沒人的時候,眼淚就像水龍頭一樣狂流。現在其實也是,我真是哭包。哭是因為突然想起爸爸,遺憾在他生前為什麼我沒做更多,想起在醫院的兩天,想起他虛弱的坐在客廳的畫面,想起他過世之後我們發現的事情,想起他究竟之前承受的壓力,想起我不曾說過我愛他。結果我在他面子書留言,竟然會期待seen的字出現。我大概是瘋了。每次上香的時候,我幾乎都會說很想你,愛你,也不懂你會不會聽見?想起在你眾多兄弟姊妹,竟然是最早逝的那個,為什麼呢?你在眾多當中最念親情,最孝順,為什麼是你先走呢。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你。

最後一次大哭,我信息周餅乾,然後10點多晚上她跟麥克一起過來。謝謝你總是在我軟弱的時候及時出現。

 

——————

 

27歲的我。

突然間開竅,好像變得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想變成怎樣的人。

一直都是行動派的我,因此很積極的往那目標前進。因為如果光是想,是沒有用的,你必須開始行動,想辦法實踐。過程是過山車,心情也起起落落。有時候會覺得很心灰,有時候突然間會充滿希望,像跌倒後再爬起來。

可是我發覺要兼顧所有的事情非常耗力。

有時候更覺得兩頭不到岸。當你的生活不停的在安排明天的行程,腦子裡想要分秒必爭,只要稍有差池,或是別人搗亂的你的行程,你會想殺了對方,如果是新的行程要加入,你又得重新安排時間的過程,你會想殺了自己。你真的真的沒法想像跟時間比賽的過程,是身心疲憊的。我所說的,photobooth工作,花的工作跟家裡的太后。

漸漸的,脾氣越來越不好。

矛盾的是,當開始閒下來又覺得自己很沒用。Useless, I mean.

時間上的壓迫,工作上的壓力,還有不停駕車的節奏,你恨不得想找一個助手或是司機。可是我的感覺是,我是孤身作戰的,別人沒辦法插手幫忙。

有的時候,你很努力在兼顧每一樣事情,用僅有的力氣在支撐,可是當有人無意的調侃或是無意的否定或質疑我的努力,對不起,我真的沒辦法。但最後我選擇吞下這口氣,心想就默默的做吧。否定的話,沒關係吧,就做更好一些證明自己吧。雖然有的時候真的很累。以前平時喜歡跟他們打鬧開玩笑的一群,現在看見的時候只剩下一種感覺叫壓力。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壓力,我做好自己那部分就好。

 

我不太跟人訴苦了,現在。

開始進入那種,無論跟誰說,都無補於事的狀態。那又何必分享太多。

睡覺,起身就沒事了。

 

但是我是一隻打不死的蟑螂,真的。

我對未來還是充滿希望,想要的事情一定會想辦法做到。

27歲,我從未感到那麼清晰過。

 

——————

 

感情。

他說:“我們不是挑剔,我們只是太清楚自己想要的。” I couldn’t agree more.

 

這一年來身邊出現不少男生,卻沒有一個我願意為他們停下來。他們很好,可是 there is always a BUT.

P先生很體貼入微典型好男人,BUT 不夠自信有態度和有趣。

K先生有趣體貼好聊,BUT 日子久了感覺消失。

D先生我們認識最久,最舒服,BUT 我卻沒辦法說服自己停下來,一直覺得我們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和社少圈子。

K先生蠻可愛相處融洽舒服, BUT 感覺好像被家人保護的太好,沒有安全感。

 

長大之後,所有感情都變得像一道數學題。加減乘除之後,要出現自己想要的答案機率幾乎很渺小。不像以前那樣,很容易動心和喜歡上一個人了。

 

我一直在找著那個8分以上的男生。

僅有6分的我,只能一直努力爭取至少多2分,才能變成自己想要成為的女孩。

 

——————

 

就這樣吧。

明天要早起身,開始準備舞台劇需要的花材。籌備的過程真的非常非常壓力,因為在做著一個不太熟悉的事情。現在壓力減少一半,等這個星期演出結束之後,再好好調整自己吧。

還是那句,我對我的生活還是很#hopeful. :)

Continue Reading

21岁的我们

 

好庆幸曾经为你写下那么多文章。

许多记忆随着时间消失,而我的文字却为消失的我们留下一些什么,

在这个空间里。

那种开心愉悦的调调,再也写不出这样的文字,也再不会让我遇上另一个你。

以后也不会再有纯纯的爱。

Continue Reading

2017年

 

 

如果2016年是關於失去、死亡、學習堅強;

那麼2017年是關於犧牲、取捨、學習自癒。

 

——

2017年

二度舞台劇

三月,沒想到又有機會參與舞台劇了,跟soh g還有Jason & yao weng哥哥一起,導演葉偉良以及season老師。比起其他演員,自己的翅膀顯得比他們稚嫩細小,飛不高。期間曾被season老師稱讚,後期又被導演貶下去,心情起起落落,一直處於壓力的狀態。後來情況開始漸入佳境,三天的演出也順利完成。真心覺得這一次的演出機會也是最後一次了,心存不捨,可是也都心滿意足了。這一個月,我認識了淵。他買了兩場的票捧場。導演說,哇,他一定很喜歡你耶。我想也是的,開始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入院

人生中第一次住院是因為一隻蚊子。

四月,突然發燒了。原本籌備了火鍋,邀了幾位好朋友一起參與,開心得很。可是因為發燒,變得沒胃口,火鍋期間還跑到房間休息了下。第二天,不懂什麼原因決定去醫院驗血,結果是蚊症。入院的前三天還可以,到了第四第五天,情況比較辛苦,一直想吐,吃東西喝水都一直想吐,當時的心情就是覺得自己快死了。健康真的很重要!唯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淵一直都在。住院的幾天幾乎天天會報導,陪伴,所以感情急促升溫。不幸的是,媽媽也在我住院期間證實得了蚊症。這也是噩夢的開始。

 

媽媽

對於媽媽而言,2017年是很糟糕的。

媽媽得了蚊症的症狀比我好很多,她胃口很大,吃得多,也不會覺得太辛苦。在我出院之後,輪到我照顧媽媽。可是當接近出院的日子,她的左腳開始麻痺,疼痛,到失去知覺,這一切都是在短短一個星期內發生。左腳變得無力,行動開始用輪椅。我們不解,醫生也不解,他們說是中風,可是中醫師覺得不是。沒辦法證實的其一原因是,我媽不能照MRI,因為她體內裝了一些東西。沒辦法證實原因,就沒有解決方法。

她走得很吃力,所以我幫他買了人生第一個輪椅。因為沒辦法好好步行,前期的時候我必須負責她的衣食住行,早上要帶她看醫生洗傷口,帶她去針灸,原本規律的生活起了變化。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那個時候挺難熬的,比如說整骨的時候她哭著喊痛,一度懷疑醫師,我應該怎樣呢?錢已經付了好幾千,難道放棄治療嗎?我應該相信她嗎?還是應該相信醫師。到最後她還是放棄了,選擇到別間針灸。

放工之後,我得回家負責她的晚餐。

期間也發生好幾次的世界大戰,實在實在忍不住的崩潰大罵。難道我一直付出的不是付出嗎?!為什麼媽媽一點都不appreciate,還一直埋怨呢?我確實是一個人。Don’t tell me I’m not alone, in fact I AM ALONE. 我是家裡唯一的孩子,我肩膀上的重量或許比起其他更不幸的人來的輕,可是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有兄弟姊妹的話,至少在精神上和體力上,大家可以分擔,有什麼事情的話,大家可以商量。可是 i am alone。心智上,我依然是個小女孩,我自覺沒法承擔巨大責任。

兩個月之後,媽媽決定回家鄉,跟阿姨外婆外公一起生活。

因為醫院很靠近,而且有便宜的中醫師可以幫忙針灸,衣食住行有外婆照顧。他們都說,媽媽回去之後氣色都好很多了。

我鬆了口氣。

之後,我大可以放心的忙工作,還有忙著兇酒。

 

悲傷

我記得有兩個月的時間不停的在喝酒。

像心靈空虛一樣,用酒精填滿,然後也開始不斷購物,尋找一時的快樂。這段期間大概是感覺迷茫又不快樂,其一原因也是因為淵。回想起來,其實那段dark period好像中邪一樣,久久無法抽出來,一直處於悲哀的狀態。一點都不像自癒能力強的郭顏禎。其實我究竟怎麼了。

 

工作

其實我一直很喜歡我的工作。

蠻快樂的,重點應該是老闆真的很不錯吧,在媽媽中風事件給予很大的時間自由讓我去處理事情,又不會過問太多。而且新買的電腦也讓我受寵若驚。

團隊們大家都很賣力為公司,說真的我為他們感到驕傲。

p/s 在1月13日写到这里便停笔。

隔了三个月,对于2017年的感触早就被2018年所经历的故事掩盖。那么我不再勉强自己继续写2017年的事迹了。想到的时候,再更新吧。

再见了2017.

 

 

 

 

Continue Reading
1 2 3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