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

Photobucket

以前的我很叛逆的。

比起對朋友,對父母說話的態度更顯得不耐煩。
問長問短,問了又問,答了又不滿意,覺得他們很煩就是了。
久而久之回家的對話大概不超過3句吧。這樣的狀況維持了一段時間。
直到搬去宿舍。


開始想念媽媽的菜,爸爸嬉皮笑臉。
然後又搬回家裡。雖然情況沒有變得更好,但至少學會控制自己的語氣。
只是近來開始工作之後,話變得好少好少。
早上上課之後再去上班,回家約晚上10點。匆匆洗澡,晚餐,回房上網。
就這樣,彼此又遠了些。



我媽很愛跟餅乾聊天。
所有她所好奇的事情,可以從餅乾身上得到,真讓我哭笑不得。
相處了20年,難道我不懂兩老的個性?
口是心非;典型的東方父母;口硬心軟;心雖竊喜但不易誇獎兒女etc
那天他們好像聊很多,當時我不在。

聽了餅乾的描述,原來我媽還真在意過去我的戀情。
當時分手之後我只發了信息給她說:我們分手了,請不要提起他。
然後close file.
我媽還一度以為是我劈腿。(?)

媽啊,你以為你女兒將厲害咩,劈腿功還有待改進。

然後其實我媽好像知道我很傷心。這樣的難過其實維持了好久好久,直到遇到現在的他。
我媽真的好擔心我。
只是很抱歉你的女兒也是很典型的東方女孩個性,
對於你們我真的是報喜不報憂。


然後我覺得在行動上,我愛他們愛的太少了。
所以從現在開始我要用力去愛,因為他們是全世界最愛我的。
Continue Reading

小孩

Photobucket

那天正上班的當兒,我媽call來。
“下雨叻,我去不到醫院啊。你來載我去可以嗎?”
“我在上班叻aunty! ”
“哎喲,半小時罷了嘛,你不敢咩。”
掛了電話其實還蠻氣。
哪有說走就可以走的員工,而且還說的理直氣壯“你不敢咩”。
三條大汗冒在頭上(請自行想像)
後來還是請了emergency leave,回家接送我家的皇太后去醫院檢查。
我可不敢想像我媽冒雨搭巴士去,好悲涼啊~
路途中,我想起我爸了做過類似的事情。
當年,我一意孤行要參加校外書法比賽,需要爸爸載送到現場。
為了我,爸爸特地請假載我過去。當時我媽也蠻生氣我的不體諒。
可是爸爸說:“哎呀,她要比賽就載她去咯,拿經驗嘛。” 當時我多麼愧疚。
這一次,我不再生氣。
因為當年爸爸為了我做出愛的犧牲,那麼今天身為兒女也要十倍奉還。
雖然,這些愛無法用數目去衡量。
父母越大,越像小孩。
而長大的我們又變回他們的角色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