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歲說

Photobucket

看着霖渐渐地步入主播行业不禁让人更惊叹时间的流逝。

这段过程我仿佛参与在其中,看着她进入学院、参与学校制作、拍摄、颁奖礼,
然后到如今担任常青台的主播岗位。感觉就像一瞬间的事情。
感觉到她离主播台或主持人,更贴切地说媒体工作者并不遥远。
啊,我是多么骄傲拥有这几个老朋友。
对未来,个人的确是充满迷茫但也不急于为自己设下伟大的计划。
我对未来以及生活的态度都是属于小家子气,
乐于知足,小情小爱,三餐温饱那种的生活已可以支撑我的生活。
不需要问我什么梦想。
梦想这个词面本来就概括“遥不可及”以及“难能可贵”。
我没有那样的毅力去完成任何一件佳作,我的本质就惰性。
长期泡在国外的背包旅行,每天的品咖啡吃甜点,对于这样的一个趋势依然不适合我啊,可惜。
最后得到的结论是我只是一个乐于平凡的女生,乐于跟自己所爱的人一起做任何事物。
唯一需要的是偶尔的私人空间,去个小旅行吃蛋糕还是这样的,
只要一个人放下一切包袱,由衷享受。
我只要把想做的事情或是喜欢做的事情一一完成,
这也何尝不是梦想呢?
平淡,是一种修养。
Continue Reading

苦澀的思念

Photobucket

我也不忍心去阻止你的思念了。
任凭你的思念泛滥成河,也不肯抹杀你对一个人的思念。
即使苦也得记住当下的苦,
因为找到一个能让你断肠般思念的人也是一种福气。

Continue Reading

關於夢想

用户插入图片

“郭颜祯,你是我最漂亮的黑天鹅。”

演出结束后在后台检查面子书时看到这个,鼻头就酸了下眼角泛红,心想:天啊,这样就够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不向往演艺界了,更正确地说我确实不适合娱乐界。
中学时期表演欲很强,对于学校各个演出兴致勃勃,热忱很大,像似奋不顾身地投入其中,
当上舞蹈社的主席立志搞好社团,积极编舞和彩排,一切都那么美好。
看着真人秀《我要做MODEL》,心里也立志说一定要参加这个,无论如何一生人当中要参与一次的选秀比赛。后来不知为何误打误撞地进入《终极天团》的12强,是意外,我敢说。
这是17岁,18岁的憧憬。
19岁,20岁,我找到了另一种舒服方式填满整个青春时期。
进入了石头,练舞,那两年的舞蹈技巧都在最高峰,办演出好累亲历亲为,到后来满足高是超标。
我的生命充满意外 这一次又跌入了校花校草的魔法乐园
总觉得我每个回忆的填满都是因为被逼。
过程虽然艰苦但常常因为被逼(被责任/承诺逼)才硬着头皮撑到最后。
这一次的比赛也一样。间中很常冒出要放弃的念头,但是倔强告诉我
【不准,你是舞者就要做得比别人好。我不是在跳舞,而是在表演。】
因此每一次上台的宗旨就是娱乐大众,因为我是表演者。
想到这个上台前的紧张就逐渐消失,渐入佳境。
三场比赛,
成就我进入到总决赛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是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人聚集的力量才得以完成。
像是来现场支持的,舞者们,导师Kyson,爸妈,男朋友,等等,太多。
我感恩生命中有一群那么无私地帮忙,支持,爱和鼓励。
记载在我心里了,有机会一定会像你们那么无私的报答和帮助。
感恩。
哦,对了,in case你们不知道,
我没有夺冠,但是得到认同,那就够啦(当然还得到一些赞助商的产品,超开心的 *大嫂mode*)
陈施颖。
什么是梦想我依然没有更明确的指示。你说我的终点是一份职业吗?一个家庭吗?一个地方吗?
我不懂。但是我不着急。
因为冥冥中总会有一些神奇的力量牵引你到某个地方,那个就是你的旅程。
我没有刻意成就自己去哪个比赛,那是因为某天你看到了这样的消息,灵机一动就参加了。
关于舞蹈,我也没有那种坚持到底的精神。我花了几年时间在舞团,也是天时地利人和成就下来的,某天等待另一个机缘的抵达,然后我就要离开了。所谓的梦想就不懂变到哪个地方了。
从前你爱设计,爱艺术,爱时尚,
如今你依然爱,只是那个热忱的延续不是一名设计师,是一个marketing的学生。
那8个月的旅程让你看透你的最爱,你说你爱自由爱牧场,那去吧。
等哪天,你突然厌倦了,那回来吧。
梦想,是无形但充满变数的力量。
它没有固定的体质,只能待它成形时你有勇气去实践吗?
我搞清楚了,梦想是勇气的象征。
我不知道原来我们以前常唱的《星光》是那么有意义。
黑夜如果不黑暗 美夢又何必嚮往 我想會是堅持的人最後獲得的獎賞
黑夜如果太黑暗 我們就閉上眼看 希望若不熄滅就會亮成心中的星光
21岁的上半年好美满。
期待下半年的出走大计,然后11/12月的BETA新生代舞展作为结束是最圆满。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