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O.N.S 舞台剧 终

11140083_10153776303286779_788777092944435772_n
最后一场结束后
回程的时候在车里唱了一遍又一遍的《彩虹》
想说:噢… 又回到了现实。
2015是个非常特别的一年
所有特好特坏的事情全都经历过
而参与ONS舞台剧是打死都从没想过会发生的事情
我记得以前看完舞台剧后,每一次的结束我都会望着舞台,咬牙切齿地说:总有一天我会站在这舞台上演戏。
然后现在却非常神奇的拿到了唯一一个女角色
这一点,我打从心里是非常感激伟良的。
相信他身边也有其他更棒的人选,可是偏偏却大胆的选择新人上场。
无论理由是什么,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随着排练的开始才惊觉根本就是高估了自己
演戏其实一点都不。简。单!
有时候还觉得非常沮丧,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已经尽了全力为什么还达不到标准
要怎样让角色更讨好,要怎样演得自然,要怎样变成19岁少女
直到最后一次的full run,和 Jason, Kean, James Han在聊天,
他们说:不要其他人的评语去打击你,你是可以做到的。
眼泪才飙到眼眶,你们对我说的话,心里是充满感激的。
12390999_10153776298196779_8127255803201999581_n
伟良,谢谢你愿意给我这零经验的新人机会才可完成自己的其一的梦想。
Douglas,还记得当时你就说我的角色不讨好,还花了时间刁我的演技让这个角色更讨喜。
Season,其实我真的很爱你,抱我和亲我的时候总有被疼惜的感觉,让我充满力量。
祥威,从以前就非常欣赏的演员竟然成为我们的导师。谢谢你的好脾气和耐心努力让我们戏变得更精彩,爱你。
Ryan Ho,我的好拍档。总是在我紧张的时候给我力量和安慰,那一刻我仿佛真的爱上你了。谢谢你,默默在忍受我的坏脾气,而且还不离不弃。
SK,进剧场之前收到你的私讯,在公司看完我快哭了。原本灰色心情立刻出现一丝色彩。你写的东西对我很重要,谢谢你。
James,我的文青宝贝。谢谢你像大哥哥一样在剧场里处处关心我,逗我开心,还一直提醒我在台上要做个 Perfect Bitch。
Ted,我的熊熊男神。看到你总是想抱抱你,因为非常温暖。
Kean,谢谢你总在适当时候说些让我恢复信心的话,祝你宏图大展!
Edison,常常在一旁练习非常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还花时间给予我们很多很好意见,让我这个角色更讨喜。
Echo,死小鬼一个。在剧组里像个小太阳一样。祝你越来越红!哈哈哈。
Wallace,你啊你,爱别人之前请学会爱自己!
Justin, you’re my type *shy*
Darren,真的非常谢谢你那天晚上的信息。还有,我真心的喜欢你大大的笑容。
Yao Weng,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你超面善。认识之后觉得你真的很可爱,要赶快找到幸福!
Jason,像个大哥哥一样。你有在,总是特别安心。
Jordan,你要感谢我没有把你吃掉(你吃到咩?哈哈)好啦,在中国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台前幕后在默默付出的工作人员, 化妆师…
没有你们,这部舞台剧根本不能完成。
在此,90度鞠躬。
还有,特地到场支持我的朋友们,我用一百句话都无法表达我对你们的感谢。
好幸福,有你们。
花絮:
三年没上台表演了,而这一次的演出像是生活的加油站一样,
结束后,让前面的路走得更起劲。
谢谢,再谢谢
再次鞠躬。
Continue Reading

《背彎》| 陳柯杏

用户插入图片
那天到PJLA放《第七天堂》的明信片时顺手拿了《背弯》的传单。
跟丽梅确定了一声,就决定订票。
跟很多人一样,我对小剧场有着莫名的偏执。
舞台设计很简单,黑白两色,set designer Jackey说概念来自客厅,天花板和墙壁。
写到这里,发觉我的记叙文很烂,并没有很想诉说演出细节,那么就直接跳到感想。
现代舞自身有种魔力是让人惊叹。
当世界各地言语被分化,肌体就是大家共同的语言,说着它想说的。
学舞几年,接触现代舞的机会纯属基础级,即兴是我最弱的部分。
《背弯》某些舞者并不陌生,Louise呈现的Curve更是让我无法忘怀。
霎时,我真的好想跳舞。
陈柯杏,这一个双鱼女… my idol. :)
Continue Reading

雲門舞集 《流浪者之歌》

Photobucket


云门创团首次来马,难道可以错过吗?





陈连和老师看了《流》8次,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体会。
这是我的第一次。

一开始在揣摩间中的角色已经故事情节。霎间,想起林老师说过:“我也不懂《流》表达什么,就让自己去体会吧。” 当下,我停止思绪,让整个感官融化在云门舞者的演出里吧。


有几幕让人难以忘怀。

沿着稻米从天而降,第一道光直落,慢慢延长。
米粒滴在光秃的头上,声声清脆。
还有当整个视线被从天而降的稻铺满整个舞台的时候,是何其壮观。
3.5吨的稻就呈现在眼前,我是感动的。 
一直在舞台左侧立着不动的道士,望着望着我还会失了神。


演出的结束很多人跑到舞台边惊叹的同心圆,顺手抓稻谷一把。
但我想,如果他们知道这些稻谷是经过选米,筛米,染色再烘晒等等的麻烦程序,
他们就不会那样做了。
最后,我觉得林老师并没有想要表达一个故事,而是一种寻找宁静的欲望。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