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如果2016年是關於失去、死亡、學習堅強;

那麼2017年是關於犧牲、取捨、學習自癒。

 

——

2017年

二度舞台劇

三月,沒想到又有機會參與舞台劇了,跟soh g還有Jason & yao weng哥哥一起,導演葉偉良以及season老師。比起其他演員,自己的翅膀顯得比他們稚嫩細小,飛不高。期間曾被season老師稱讚,後期又被導演貶下去,心情起起落落,一直處於壓力的狀態。後來情況開始漸入佳境,三天的演出也順利完成。真心覺得這一次的演出機會也是最後一次了,心存不捨,可是也都心滿意足了。這一個月,我認識了淵。他買了兩場的票捧場。導演說,哇,他一定很喜歡你耶。我想也是的,開始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入院

人生中第一次住院是因為一隻蚊子。

四月,突然發燒了。原本籌備了火鍋,邀了幾位好朋友一起參與,開心得很。可是因為發燒,變得沒胃口,火鍋期間還跑到房間休息了下。第二天,不懂什麼原因決定去醫院驗血,結果是蚊症。入院的前三天還可以,到了第四第五天,情況比較辛苦,一直想吐,吃東西喝水都一直想吐,當時的心情就是覺得自己快死了。健康真的很重要!唯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淵一直都在。住院的幾天幾乎天天會報導,陪伴,所以感情急促升溫。不幸的是,媽媽也在我住院期間證實得了蚊症。這也是噩夢的開始。

 

媽媽

對於媽媽而言,2017年是很糟糕的。

媽媽得了蚊症的症狀比我好很多,她胃口很大,吃得多,也不會覺得太辛苦。在我出院之後,輪到我照顧媽媽。可是當接近出院的日子,她的左腳開始麻痺,疼痛,到失去知覺,這一切都是在短短一個星期內發生。左腳變得無力,行動開始用輪椅。我們不解,醫生也不解,他們說是中風,可是中醫師覺得不是。沒辦法證實的其一原因是,我媽不能照MRI,因為她體內裝了一些東西。沒辦法證實原因,就沒有解決方法。

她走得很吃力,所以我幫他買了人生第一個輪椅。因為沒辦法好好步行,前期的時候我必須負責她的衣食住行,早上要帶她看醫生洗傷口,帶她去針灸,原本規律的生活起了變化。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那個時候挺難熬的,比如說整骨的時候她哭著喊痛,一度懷疑醫師,我應該怎樣呢?錢已經付了好幾千,難道放棄治療嗎?我應該相信她嗎?還是應該相信醫師。到最後她還是放棄了,選擇到別間針灸。

放工之後,我得回家負責她的晚餐。

期間也發生好幾次的世界大戰,實在實在忍不住的崩潰大罵。難道我一直付出的不是付出嗎?!為什麼媽媽一點都不appreciate,還一直埋怨呢?我確實是一個人。Don’t tell me I’m not alone, in fact I AM ALONE. 我是家裡唯一的孩子,我肩膀上的重量或許比起其他更不幸的人來的輕,可是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有兄弟姊妹的話,至少在精神上和體力上,大家可以分擔,有什麼事情的話,大家可以商量。可是 i am alone。心智上,我依然是個小女孩,我自覺沒法承擔巨大責任。

兩個月之後,媽媽決定回家鄉,跟阿姨外婆外公一起生活。

因為醫院很靠近,而且有便宜的中醫師可以幫忙針灸,衣食住行有外婆照顧。他們都說,媽媽回去之後氣色都好很多了。

我鬆了口氣。

之後,我大可以放心的忙工作,還有忙著兇酒。

 

悲傷

我記得有兩個月的時間不停的在喝酒。

像心靈空虛一樣,用酒精填滿,然後也開始不斷購物,尋找一時的快樂。這段期間大概是感覺迷茫又不快樂,其一原因也是因為淵。回想起來,其實那段dark period好像中邪一樣,久久無法抽出來,一直處於悲哀的狀態。一點都不像自癒能力強的郭顏禎。其實我究竟怎麼了。

 

工作

其實我一直很喜歡我的工作。

蠻快樂的,重點應該是老闆真的很不錯吧,在媽媽中風事件給予很大的時間自由讓我去處理事情,又不會過問太多。而且新買的電腦也讓我受寵若驚。

團隊們大家都很賣力為公司,說真的我為他們感到驕傲。

p/s 在1月13日写到这里便停笔。

隔了三个月,对于2017年的感触早就被2018年所经历的故事掩盖。那么我不再勉强自己继续写2017年的事迹了。想到的时候,再更新吧。

再见了2017.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