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日

我們會不自覺地討論以後婚禮的細節。
“可以Jacky唱歌,然後叫舞團的人準備舞蹈,主持可以找美霖!”
“我想要Garden Wedding。大家溫馨聚一聚,我要上台唱歌,像小型音樂會那樣。”

也會聊起以後的孩子。
“你將兇,以後一定是做黑臉那個!”
“你是孩子王!慘了,以後孩子一定不喜歡mummy!”

當然我們心裡都知道未來是漫漫長路,
以後的挑戰不是現在可以想像。
面對摩擦,面對現實考量和性格上的差異,能否抵達婚姻的墳墓還是個未知數。

我們都明白。

然而,我們卻愛沉溺這樣的幻想。
即使以後未能到達目的地又如何,至少此時此刻,我們就是想跟彼此在一起,
很久很久,很老很老。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