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集 《流浪者之歌》

Photobucket


云门创团首次来马,难道可以错过吗?





陈连和老师看了《流》8次,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体会。
这是我的第一次。

一开始在揣摩间中的角色已经故事情节。霎间,想起林老师说过:“我也不懂《流》表达什么,就让自己去体会吧。” 当下,我停止思绪,让整个感官融化在云门舞者的演出里吧。


有几幕让人难以忘怀。

沿着稻米从天而降,第一道光直落,慢慢延长。
米粒滴在光秃的头上,声声清脆。
还有当整个视线被从天而降的稻铺满整个舞台的时候,是何其壮观。
3.5吨的稻就呈现在眼前,我是感动的。 
一直在舞台左侧立着不动的道士,望着望着我还会失了神。


演出的结束很多人跑到舞台边惊叹的同心圆,顺手抓稻谷一把。
但我想,如果他们知道这些稻谷是经过选米,筛米,染色再烘晒等等的麻烦程序,
他们就不会那样做了。
最后,我觉得林老师并没有想要表达一个故事,而是一种寻找宁静的欲望。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