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

Photobucket

以前的我很叛逆的。

比起對朋友,對父母說話的態度更顯得不耐煩。
問長問短,問了又問,答了又不滿意,覺得他們很煩就是了。
久而久之回家的對話大概不超過3句吧。這樣的狀況維持了一段時間。
直到搬去宿舍。


開始想念媽媽的菜,爸爸嬉皮笑臉。
然後又搬回家裡。雖然情況沒有變得更好,但至少學會控制自己的語氣。
只是近來開始工作之後,話變得好少好少。
早上上課之後再去上班,回家約晚上10點。匆匆洗澡,晚餐,回房上網。
就這樣,彼此又遠了些。



我媽很愛跟餅乾聊天。
所有她所好奇的事情,可以從餅乾身上得到,真讓我哭笑不得。
相處了20年,難道我不懂兩老的個性?
口是心非;典型的東方父母;口硬心軟;心雖竊喜但不易誇獎兒女etc
那天他們好像聊很多,當時我不在。

聽了餅乾的描述,原來我媽還真在意過去我的戀情。
當時分手之後我只發了信息給她說:我們分手了,請不要提起他。
然後close file.
我媽還一度以為是我劈腿。(?)

媽啊,你以為你女兒將厲害咩,劈腿功還有待改進。

然後其實我媽好像知道我很傷心。這樣的難過其實維持了好久好久,直到遇到現在的他。
我媽真的好擔心我。
只是很抱歉你的女兒也是很典型的東方女孩個性,
對於你們我真的是報喜不報憂。


然後我覺得在行動上,我愛他們愛的太少了。
所以從現在開始我要用力去愛,因為他們是全世界最愛我的。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