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

Photobucket

venue: the room
ledxon photography
偶爾我也會自卑
看著那清秀乖巧的女孩,是他喜歡的
也是我一輩子當不了的女孩。
我喜歡夜店的原因是因為它總給我帶來愉悅的昏眩。
思想和身體既是極端,清醒與失去的重力感。
然後舞池上的男女趁著這樣的酒精效應,拼命地搖着。
而我頓時在直射的強光裡醒了過來,好空好空。
後來久違的感覺重來,好強好強。
強得讓我上課的時候也在微笑。
翻著相簿,淡忘的記憶重現。
原來我們去過如此多的地方啊,只是有段時間記憶被壓抑。
因為我不配。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