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二三四

還記得去年一月中剛滿21時,拉著朋友到郵政局登記選民。
那個時候他告訴我登記表格沒了,還補充說其他郵政局的表格也從缺。
之後我沒再去其他地方登記,然後也淡忘了這回事。

後來事情拖了好幾個月,大約在4月下旬(還是六月?),
思維自發般跳出要登記這回事。
這次我卻著急了。
有點懊悔怎麼不趕緊處理登記的事情,害怕自己趕不上投選的列車。
最後還是匆匆在午餐時間拉了朋友一起登記。

那間郵政局的工作人員不太友善。
得知我們要登記,他的反應竟然是:你們確定要登記?因為現在登記太遲了,
也來不及在來屆的大選投票的。(bull shit!)
心裡嘀咕了下,反正以後都是要投票啊,管它來得及還是來不及,總是要登記,不是嗎?
很確實地告訴他,我們要登記,小心翼翼地填了表格,呈交。

事情暫告一段落。
大選也不知何時落定,就在8月到9月期間,偶然想起登記這回事。
上網查了看,心裡有股興奮又激動,哎呀,我正式成為選民了耶。

好了,這就是我成為選民的故事,平淡無奇。

五月五,好不容易落定在這一天,我說大選。

那天我回家難得坐在客廳看戲,坐在旁邊的老爸用一種哄小孩的語氣問:大選投哪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大笑。

老爸有點著急又說:“我跟你說,以前我們沒有那個能力去改變。現在你們年輕人上網看得多了,應該更能了解。5年,我們只要給他們5年的時間去證明,去嘗試。….”

接下來的話可以省略,因為有點忘了。(呵呵)

從前我是絕對的政治冷感,現在對政治的了解雖然不多,偶然知道一些大事都是因為可以載舟又可以覆舟的面子書,僅此而已,那麼冷感的我亦已經嗅到濃郁的腐敗味道。不過這次民聯的機會真的來了,因為他碰到了電子媒體最高峰的時代,當人人手上都有機可刷的時候。

近來思維偶爾會溺在大選的氣氛裡,總覺得 “改變” 的氣味越來越強大,這是我的直覺。
人民的力量本來就很強大,不管你的皮膚是什麼顏色。這一次我像個小孩一樣,興致勃勃期待5月5的來臨,不曉得這次的大選是否會為大馬歷史帶來具有代表性的改變?

身邊幾個身在國外朋友都選擇回來投票,
那麼身在大馬的你呢?

如果不盡一份人民的責任,我們的國家還談什麼改變呢?

小語:
波斯頓爆炸事件讓我好心疼又無奈。
嘗試感受著遇難者的痛苦,但事實上還是無法深切體會那樣撕裂的痛,
pray for boston這個詞面雖然看起來很虛無,我甚至不願意再說出這樣的字,
但也必須承認這也是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

但願世界會變的越來越美好,當人人都付出那份愛。


You may also like

1 Comment

  1. 我也是对政治很冷感啊~ 可是现在多多少少也要逼自己多懂一点,不然很难和旁人沟通。>.<

    那个马拉松的参赛者真的很可怜,最心酸的就是看到星洲日报的报导,有很多人刚刚跑完马拉松之后就没有腿了,这对于经常参加马拉松短跑的我来说特别难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