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的愛

十月的开端并不美。
思念设下坚固的监牢让犯下相思病的人儿一再被无形的墙壁捆住,出不来。
如果你问我,我当然了解啊。
18和19岁的我一直守在这样的框架里,逃不出也出不来。
一再重复的是另一只手把我救出来了,殊不知又把我关进另一个牢房里。
后来才知道,我懂了追寻爱,却忘了如何放下爱。
拿起,也得放下。
犯贱的时候我也会怀念过去为青春的爱,而活得卑微的那段时间。
真切地感到痛,才感觉到活着的滋味。
人啊。
只要活着就太美了。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